• e絡盟供貨全新Raspberry Pi計算模塊4

    e絡盟供貨全新Raspberry Pi計算模塊4

    中國上海,2020年10月23日 – 安富利旗下全球電子元器件產品與解決方案分銷商e絡盟近日宣佈推出全新Raspberry Pi計算模塊4 (CM4)。CM4將Raspberry Pi 4的功能導入計算模塊系列,並隨附兩大配件,即計算模塊4 I/O (CM4IO) 板和計算模塊4天線套件。 與前代產品相比,CM4模塊化系統 (SoM) 速度更快、功能更強大,可為構建嵌入式解決方案的設計工程師提供更廣泛的連接和內存選項。其主要特性包括小巧外形、更高能效、支持PCle以及各種多媒體接口。CM4的強大功能和通用性使它成為了人工智能(AI)、物聯網 (IoT) 以及各種家庭和工業自動化應用的理想解決方案。當前,Raspberry Pi系列在產品設計中的應用不斷增多,其中約40%至50%的Raspberry Pi開發板採購來自工業客户和原始設備製造商 (OEM)。作為Raspberry Pi全球規模最大的製造合作伙伴,e絡盟進一步加大了投入以確保現貨批量供應,可保障設計工程師在新品開發中集成CM4和其他Raspberry Pi計算模塊。 CM4基於廣受讚譽的Raspberry Pi 4 B 型單板計算機,其新型外形尺寸設計可在更小的空間內容納兩個 HDMI端口、一個PCIe 和一個千兆以太網等更多接口。兩個100針高密度連接器可接入處理器接口和GPIO引腳。CM4還提供多個eMMC閃存和DRAM密度選項以及可選雙頻無線連接,可實現最大的靈活性。其“Lite”版變體型號未配置eMMC,是成本敏感型應用的理想解決方案。 CM4的主要性能和連接功能包括: · 處理器:採用運行頻率為1.5Ghz的ARM Cortex-A72 64位四核博通BCM2711處理器,可提供行業領先的性能和能效。 · 內存:不同型號提供從 1GB到8GB LPDDR4-3200 SDRAM內存以及最大32GBeMMC 閃存選項。 · 多媒體:硬件編解碼支持,包括H.265(最高 4kp60解碼)和H.264(最高1080p60解碼和1080p30編碼)。 · 連接:可選經完全認證的無線模塊,支持雙頻IEEE 802.11 b/g/n/ac無線網絡和Bluetooth 5.0;配有板載電子開關,可在外接天線或PCB天線之間進行選擇。 CM4IO板旨在簡化使用CM4進行新產品開發,適用於新產品的評估和原型設計,既可用作參考設計將外部設備連接至CM4,也可以直接嵌入最終產品。CM4IO板可兼容全系列CM4模塊,其主要功能包括: · 千兆以太網連接及PoE功能(需使用單獨的 Raspberry Pi PoE HAT附件) · 兩個全尺寸HDMI連接器 · 兩個USB 2插槽,並帶有一個接頭用於額外接入兩個插槽 · 一個用於更新CM4的微型USB插槽和一個用於CM4Lite模塊的微型SD卡槽 · PCIe Gen 2 x1插槽 此外,e絡盟還提供計算模塊天線套件,可與帶有板載無線模塊的CM4變體型號搭配使用。該套件包括一根預認證且可與CM4一起使用的外接天線,能夠極大地減少外接天線設計的合規性測試工作。它還隨附隔板固定裝置和帶有U.FL連接器的線纜。 Farnell及e絡盟全球半導體和單板計算機總監Lee Turner 表示:“易用性對我們的客户而言非常關鍵:Raspberry Pi計算模塊系列擁有豐富的資源、成熟的軟件棧和龐大的專業社區,一直是深受嵌入式工程師熱愛的產品。新版計算模塊可提供更強大的性能和連接性,並具備更高能效,且比前代型號更易集成到產品中。藉助CM4的雙HDMI、PCI Express及多個RAM和eMMC內存選項以及雙頻選項,設計工程師可以開發出更廣泛的應用,並能較以往更快地實現產品上市。” Raspberry Pi基金會旗下貿易公司首席執行官 Eben Upton 表示:“自2014年以來,計算模塊已成為Raspberry Pi產品中越來越重要的一個產品線。它使我們的客户在開發不同外形尺寸的產品時都能享受到Raspberry Pi平台的成本、性能和穩定性優勢。作為我們的計算模塊產品項目的核心夥伴,e絡盟不斷加大投入來確保為我們的客户提供現貨庫存,並通過 e絡盟互動社區提供無與倫比的支持服務。計算模塊4具備與Raspberry Pi 4相同的功能,增加了多種RAM 密度、無線連接以及更廣泛的接口選項,進一步擴展了Raspberry Pi計算模塊產品線。我們非常期待能夠早日看到人們使用CM4平台構建出創新產品。” e絡盟供應來自100多家供應商的領先SBC產品現貨,並提供每週5天、每天8小時的技術支持服務,以幫助客户將最新的創新技術用於實驗和嵌入式解決方案開發。e絡盟還可以利用安富利生態系統提供從合規到生產的端到端產品開發解決方案。 客户現可通過Farnell(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e絡盟(亞太區)和Newark (北美地區)預訂Raspberry Pi計算模塊4 和附件產品,包括計算模塊4 I/O板和計算模塊4天線套件。

    時間:2020-10-23 關鍵詞: e絡盟 計算模塊 cm4

  • MEMS激光雷達振鏡

    MEMS激光雷達振鏡

    一、激光雷達簡介 激光雷達,自1960年提出概念後,直到近年來才進入迅速發展時期。激光雷達可用於物體探測與規避,物體識別與跟蹤,即時定位與地圖構建等,隨着無人駕駛的快速發展,做為無人駕駛不可或缺的探測和傳感部件,激光雷達的需求日益增長。 調製激光可以用於距離探測和測量,但傳統的激光測距儀(laser rangefinder)僅能測量瞬時視場範圍內的距離。為了形成更大視場範圍內的3D形貌識別與模型構建,必須在既定的視場範圍內實現激光光束的偏轉和全局掃描。 二、MEMS激光雷達簡介 MEMS,微機電系統,尺寸在毫米級或者更小的傳感器、執行器或者微型系統。常見產品包括MEMS加速度計、MEMS麥克風、陀螺儀、微馬達、微泵、MEMS振鏡及其集成產品。 MEMS振鏡(MEMS mirror)屬於一種光學MEMS執行器芯片,可以在驅動作用下對激光光束進行偏轉、調製、開啓閉合及相位控制。目前廣泛應用於投影、顯示、光通信等場景中。 MEMS LiDAR,採用MEMS振鏡作為激光光束掃描元件,具有體積小、宏觀結構簡單、可靠性高、功耗低等優勢,是目前激光雷達實現落地應用的最合適的技術路徑。 三、MEMS振鏡及其選型參數 1. MEMS激光雷達振鏡技術指標及選型 單軸和雙軸MEMS振鏡均可根據工作模式劃分為諧振狀態、非諧振狀態和半諧振狀態。 按照 MEMS振鏡的驅動方式不同,可劃分為靜電驅動(ES),電磁驅動(EM),電熱驅動(ET)以及壓電驅動(PE)四種。 業內部分知名學者對於激光雷達的MEMS振鏡選型及參考指標做了指引性的討論,具體如下: (1)FoV視場角 激光雷達的掃描角度,包括水平和豎直方向,對於自動駕駛激光雷達,更大的掃描角度意味着更大的視場角。 (2)Optical Aperture光學孔徑: MEMS振鏡的光學特性與激光雷達的空間分辨率、探測距離等參數息息相關。 其中空間分辨率與激光波長、激光光束質量正相關,與激光光斑大小負相關,市場期望激光雷達的角分辨率儘可能小於1mrad,因此有着較好的激光光束質量時,MEMS振鏡的直徑應不小於1mm。 探測距離則與發射激光功率、透射效率、障礙物發射率、接收端半徑等參數相關。 (3)Scanning speed and Frequency掃描速度及諧振頻率: 對於自動駕駛應用的雙軸MEMS激光雷達,MEMS振鏡的橫軸(水平方向,快軸)掃描頻率應在0.5-2KHz之間,縱軸(垂直方向,慢軸)掃描頻率應在10-30Hz之間。 此外,若選用的MEMS振鏡的諧振頻率較高,激光雷達的分辨率、幀率及魯棒性均更佳。 (4)Mirror Size and Weight振鏡尺寸及重量 MEMS激光雷達得到產業界青睞的原因之一便是體積小、便於集成。因此在滿足OpticalAperture和諧振頻率的前提下,MEMS的尺寸應儘可能優化。 (5)FoM (Figure of Merit)品質因數: 以上參數均為MEMS振鏡的本徵參數。FoM(figure of merit)則是將以上重要參數融合後形成的描述激光雷達性能的綜合指標。根據行業經驗,激光雷達為獲得良好性能,所選用的MEMS振鏡的FoM值應更高,針對自動駕駛的激光雷達,FoM值至少為0.7。FoM值來源具體如下: FoM=θe·de·fe 其中,θe是激光雷達視場方向的有效光學掃描角,單位為rad; de是MEMS振鏡有效尺寸,單位為mm; fe是MEMS振鏡的有效諧振頻率,單位為kHz; 2. 多種用途激光雷達的MEMS振鏡參考 總體而言,MEMS振鏡的FoM值越大,越利於激光雷達性能提升。相較而言,單軸MEMS振鏡因整體結構更為簡便,所以更容易得到更大的掃描角度,更大的光學孔徑和更高的諧振頻率。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謝會開教授團隊針對多用途的激光雷達的MEMS振鏡選型給出基礎要求,如表-1所示。 表-1 不同應用的激光雷達對於MEMS振鏡技術參數的最低要求 四、基於雙軸MEMS振鏡的激光雷達 圖1 雙軸MEMS振鏡的激光雷達以“點”掃“面” 雙軸MEMS振鏡因其具有兩個轉動軸,因此有三種掃描模式:雙軸諧振、單軸諧振/單軸非諧振、雙軸均非諧振。 因雙軸MEMS振鏡結構及工藝較為繁雜,其掃描角度一般較小,圖中所示的雙軸振鏡其掃描角度約為15°×11°,一般需要配合外圍光學器件才可將FoV擴展到45°×11°。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謝會開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對市面上34款不同規格的雙軸MEMS振鏡的本徵參數和FoM值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計算,其中僅有6款MEMS振鏡的FoM值大於0.7,其餘28款MEMS振鏡的FoM均小於0.7。 五、基於單軸MEMS振鏡的激光雷達 圖2 單軸MEMS振鏡的激光雷達以“線”掃“面” 基於單軸振鏡的MEMS激光雷達中,單軸MEMS振鏡配合配合激光擴束透鏡,可以使得一維MEMS振鏡實現激光光束在水平方向和豎直方向的同步掃描。上圖為Infineon開發的基於單軸振鏡的MEMS激光雷達的原理圖。單軸MEMS振鏡的激光雷達工作狀態分為諧振式和非諧振式兩種。 另外,也有部分香港神州集運將單軸MEMS振鏡放置在旋轉電機上,以實現二維掃描。 圖3放置於旋轉電機上單軸MEMS振鏡 同樣,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謝會開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也對市面上二十餘款不同規格的單軸MEMS振鏡的本徵參數和FoM值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計算,其中FoM值大於1的MEMS振鏡超過50%,FoM大於0.7的超過14款,且單軸MEMS振鏡的激光雷達以“線”掃“面”,天然上擁有更高的幀率。

    時間:2020-10-22 關鍵詞: mems 激光雷達 執行器芯片

  • OLED面板大規模應用進一步催熱了NOR Flash市場

    OLED面板大規模應用進一步催熱了NOR Flash市場

    隨着OLED屏幕在手機上的普及,今年蘋果iPhone 12全系列全部採用OLED屏幕。引發效果很明顯,對相關芯片的需求量巨幅增長,其中NOR Flash尤為明顯。 2019年,NOR Flash吹響了大量擴產的號角,與此同時,給本就緊缺的8英寸晶圓代工產能帶來了更大的挑戰,因為NOR Flash大多采用55nm以上成熟節點製程工藝製造,而這些正是8英寸晶圓代工的主要覆蓋領域。 在這樣的產業形勢基礎上,今年蘋果新機全系列採用OLED屏幕,由於其產量巨大,據產業鏈人士介紹,蘋果預期年底前生產7000萬部iPhone 12系列手機,而通常手機品牌廠會額外訂購10%的屏幕面板備用,這樣,年底前,蘋果共需要約8000萬片OLED顯示面板。這無疑又將進一步催熱NOR Flash市場。 一、OLED與NOR Flash相得益彰 NOR Flash具有芯片內執行(XIP)和高可靠性等特點,但壽命相對較短,其在1~16Mb的小容量應用方面具有很高的成本效益,在功能機時代,憑藉NOR+PSRAM架構稱霸一時,其中,NOR Flash用來存儲代碼和數據,PSRAM 作為MCU和DSP執行運算時的數據緩存。 NOR Flash主要分為串行和並行兩種,串行NOR Flash的特點是接口簡單、輕薄、功耗和系統總體成本更低,雖然讀取速度不及並行的,但已成為市場和應用的首選。而與NAND相比,NOR的成本較高,容量小,且寫入速度慢,傳統上,主要用於功能手機、電視、機頂盒、USB Key等小容量代碼存儲。 市場規模方面,NAND約佔42%,而NOR只有3%;製程方面,NOR對先進節點的要求不高,一般採用55nm和65nm;雖然NOR的擦除和寫入速度相對較慢,但其讀取速度非常快,這也是它能夠在應用中安身立命的核心價值所在。 由於NOR Flash容量小、成本高,一度被大廠邊緣化,但隨着5G、OLED顯示面板和自動駕駛汽車等新興市場的快速發展,NOR重新喚起了香港神州集運的關注。特別是OLED顯示面板,在當下的高端機已成為標配,而且,隨着技術的不斷成熟,以及面板和相關芯片成本的下降,越來越多的中端機型也開始採用OLED顯示,蘋果iPhone 12全系列機型全部採用OLED面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這種顯示技術發展的一個里程碑,其全面替代LCD的時代來臨了。 那麼,為什麼OLED顯示面板的普及,會直接帶動NOR Flash需求量的大幅提升呢? 這是因為,由於工藝原因,OLED存在亮度均勻性和殘像兩大難題,需要進行補償,補償方法分為內部補償和外部補償。內部補償的效果不好,難以解決殘像問題;外部補償則具有像素結構簡單,驅動速度快和補償範圍大的優點,是實際應用中的首選。 外部補償時,需要外掛一顆NOR Flash,以避免AMOLED面板的藍色光會隨時間消退的問題。在Full HD情況下,需要用8Mb的NOR Flash,而QHD則需要用到16Mb的NOR Flash。 目前,手機上的OLED顯示面板主要採用AMOLED技術,且應用越來越普遍,這就帶動了中端NOR Flash需求的增長,其複合增速達到了24%。WitsView預測,到2020年,AMOLED在智能手機市場的佔有率將達到49.4%。以2018年15億部智能手機的出貨量計算,AMOLED的市佔率為35.3%,對NOR Flash的需求量達到5.3億個,2020年將達到7.8億個。 二、市場爭奪加劇 NOR Flash市場主要被華邦電、旺宏、兆易創新、Cypress(2019年被英飛凌收購)和美光這五大香港神州集運佔據。其中,美光和Cypress主要生產高容量的NOR Flash,主要用於汽車、工控和航天領域;華邦電和旺宏則以中等容量的NOR芯片為主,兆易創新早期依靠低容量產品切入NOR芯片市場,正在向高端領域過渡和發展。華邦電、旺宏和兆易創新這三家更專注於消費類電子產品市場。 在手機OLED市場,NOR Flash爭奪戰主要在華邦電和兆易創新這兩家之間進行。同時,它們也是在全球總體NOR Flash市佔率方面排名第一和第三的香港神州集運。 相對來講,旺宏的NOR Flash更多用在了5G基站上,目前,市場上高達8成的5G基站都採用了旺宏的NOR Flash,而華為則是該公司的一大客户。 因此,當下的OLED用NOR Flash市場,主要在華邦電和兆易創新之間爭奪。 華邦電在這一領域一直擁有最大話語權,就以今年的iPhone 12系列新機為例,華邦電成為了iPhone新機OLED面板外掛NOR Flash芯片的獨家供貨商,獨享了這樣一筆大單。據悉,從該公司下單,蘋果甚至不談價錢,直接拉貨,華邦電今年又要大賺一筆了。 另外,華邦電一直是三星OLED顯示面板的主要NOR Flash供貨商,在蘋果iPhone X、iPhone XS、iPhone 11 Pro機型中,均供貨OLED面板外掛的NOR Flash芯片,去年的iPhone 11 Pro,則由華邦電與兆易創新分食了訂單。 兆易創新方面,這幾年上升的勢頭明顯,在全球NOR Flash榜單上,從去年的第五名,快速晉升到了現在的第三名,僅次於華邦電和旺宏。通過多年的技術積累,該公司最為擅長的NOR Flash受到了越來越多的市場認可,使得該公司今年的訂單滿載,以致於無產能供貨蘋果iPhone手機OLED顯示面板用NOR Flash,這在客觀上給華邦電創造了更大的商機。 據悉,蘋果從8月起開始拉貨,目前,華邦電相關訂單需求已經排到2021年第一季度。 而在iPhone 12系列新機的帶動下,華為、OPPO、vivo、小米等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全面跟進,業界預估,2020年在5G新機帶動下,全球採用OLED顯示面板的手機出貨量將超過6億部,年增長率達到46%。 特別是華為,由於受到貿易限制,華為在9月之前提前大量下單各種手機芯片,其中就包括NOR Flash。在華為提前拉貨帶動下,華邦電NOR Flash產能在7月初起開始滿載,不過,儘管9月中旬後已無法供貨給華為,但隨着旺季到來,需求快速復甦,且新iPhone正好蓄力,加上部分客户NOR Flash庫存已見底,供不應求。需要預先備庫存,使得華邦電產能持續滿載。 三、轉單效應 從總體市場供給來看,包括華邦電、旺宏、美光等IDM廠近一年來沒有新增產能,只是通過製程微縮來增加產量。而從代工端來看,主要由中芯國際、華虹宏力、武漢新芯等提供產能。但近期可提供NOR Flash代工的50nm/60nm產能已供不應求,2020年第四季度之前無法增加投片,使得全年NOR Flash供給都處於吃緊狀態。 由於中國大陸晶圓代工廠有可能遭受更嚴苛的貿易限制,使得中國台灣地區香港神州集運有機會迎來NOR Flash轉單潮,包括台積電、聯電、世界先進。這種局面一旦真的出現,NOR Flash產能可能更加吃緊,這在客觀上會進一步提升華邦電和旺宏的市場地位。 另外,全球8英寸晶圓代工月產能本就非常緊張,已長期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若NOR Flash大範圍轉單真的出現,無疑會使全球本已十分緊張的8英寸晶圓代工產能雪上加霜,估計到時候價格又要上漲了。 四、結語 未來,隨着5G手機的技術要求,進而加速提升OLED手機顯示面板的滲透率。預計2021年會有一半以上的智能手機採用OLED顯示面板。整體而言,OLED面板需求會持續爆發,必將帶動NOR Flash需求加速增長。

    時間:2020-10-22 關鍵詞: 晶圓代工 oled屏幕 nor芯片

  • 2020年疫情下的CMOS圖像傳感器市場分析

    2020年疫情下的CMOS圖像傳感器市場分析

    攝像頭在工業檢查、影像製作、數字檔案、廣域監視、顯微鏡等各種行業中都存在巨大影響,如今安防視頻系統的革新發展,還是智能手機的普及,都大大推動了攝像頭市場的迅速發展。而擁有超高分辨率的攝像頭,高清、優質的成像品質,以及場景適應性更強的圖像傳感器日漸成為剛需。 因而,被譽為攝像頭的“視網膜”的“圖像傳感器(CMOS)”已經具備了堪比存儲半導體、邏輯半導體的市場規模。 圖像傳感器的未來的市場預想是否會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的影響?此次,我們來看一下市場調查OMDIA公司的分析。 一、新冠肺炎導致智能手機市場下跌,也帶動智能手機出現恢復 據OMDIA表示,2019年圖像傳感器的出貨數量為67億1,800萬個(其中,智能手機方向的Time of Flight傳感器的出貨數量為13億9,500萬個),2017年的出貨數量為54億3,300萬個,2018年的出貨數量為60億4,800萬個,增長率連續兩年超過11%,成績喜人,而推動這一增長的原動力在於智能手機方向圖像傳感器的增長!2019年,智能手機方向圖像傳感器出貨數量佔整體的六成左右,如果把智能手機的ToF(Time of Flight)傳感器也計算在內的話,佔比將達到八成以上。 在圖像傳感器市場上榮居首位的是索尼,其智能手機方向的圖像傳感器主要用於蘋果、華為等諸多智能手機廠家,2019年整個圖像傳感器市場規模達154億5,100萬美元(約人民幣1,081.57億元),索尼的佔比達一半以上,為53%。排名第二的是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為18%;第三是豪威科技(OmniVision),為11%;第四是安森美半導體(ON Semiconductor),為4%。 圖像傳感器出貨數量推移(含預測)和各種用途的佔比。(圖片出自:eetimes) 近年來,全球智能手機年度出貨數量在14億部徘徊,可以説智能手機市場已經漸趨成熟。OMDIA方面表示:“假設一部智能手機可以使用四年,合計也就是60億部左右的市場規模,已經基本普及了整個活躍的市場”。此外,2020年市場依舊受到新冠肺炎蔓延的影響而低迷,因此在2020年5月時間點,預計上年同比下滑13.2%,為12億部左右,由於新冠肺炎還沒有結束的跡象,因此以上預測可能還會再下調。 儘管存在以上不利因素,而2021年以後的智能手機市場預測卻前景明朗。OMDIA表示表示:“我們聽取了廠家的投資意願、中長期計劃,普遍認為,2021年以後智能手機市場會迅速恢復,因此都在積極籌備”。據OMDIA預測,2021年開始趨於恢復,至少在2030年之前都會保持穩定增長。且預測,2024年智能手機出貨數量為16億部,2029年將突破18億部。 智能手機增長的主要原因在於5G(第五代移動通信)服務的啓動,以及新冠肺炎帶來的“新型生活方式”的落實起到了推動作用。OMDIA方面表示:“雖然新型生活方式會引起一些市場萎縮,隨着IT遠程(Remote)時代的迅速發展,智能手機、電子設備、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等的需求預計會出現大幅度增長”。迅速推廣的遠程辦公(Remote Work)、遠程授課方向的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和網絡攝像頭(WEB Camera)的需求在全球範圍內擴大,這對智能手機同樣具有推動作用,音樂會、體育賽事直播等娛樂方向以及在線支付方向的市場預計將會進一步擴大。 二、智能手機“多攝像頭化”發展迅猛 據預測,未來圖像傳感器的市場增長率會遠遠超過智能手機的增長。據OMDIA表示,假設2020年的智能手機出貨數量較上年下滑了13.2%,而圖像傳感器的出貨數量會與去年持平,或者微增。此外,在2020年-2030年十年間,年平均增長率(CAGR)會保持在5.3%,在2026年前後,年度出貨數量會突破100億個。 而主要原因如下:智能手機通過搭載多個攝像頭, 以獲得高質量的圖像—-即“多攝像頭化”趨勢的發展。“多攝像頭化”趨勢在2019年開始迅速發展。據OMDIA調查,搭載兩個以上攝像頭的智能手機在2018年還不及全數的一半,而據預測,在2020年將會佔八成左右。2020年,搭載三個及以上攝像頭的智能手機預計會超五成。他們進一步指出:“在市場進入紅海(Red Ocean)之下,各家公司要獲得市場份額,戰略很重要。攝像頭也會起到一定助推作用,在如今的市場上,如果不是搭載多個攝像頭的手機,基本不會刺激購買層”。 2019年智能手機出貨數量中,第一名為三星(21%)、第二名為華為(17%)、第三名為蘋果(14%),後續為小米(9%)、OPPO為8%,在前五名的公司中,中國公司佔了三家。智能手機市場上不僅存在TOP1的競爭,此外,2019年整體出貨數量的57%被中國廠家佔據,且呈迅速增長趨勢。正是這些中國的手機廠家推動了“多攝像頭化”的發展。 其中,動作最快的是華為,在2017年第四季度,一半的華為手機都搭載了兩個及以上攝像頭。據説,在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的排名前四的手機廠家---華為和小米、OPPO、Vivo的搭載多個攝像頭的手機突破了八成。受此影響,排名第一的三星也迅速擴大“多攝像頭化”手機,此外,蘋果也自“iPhone X/XS”開始搭載多個攝像頭。手機的多攝像頭化成為了業界的潮流。如今,搭載三個攝像頭已經成為趨勢,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排名前四的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和三星的60%以上的手機都搭載了三個及以上攝像頭。 OMDIA方面進一步表示:“這種趨勢與對圖像傳感器的預測(未來十年,圖像傳感器的需求會穩定推移)有關聯,即使2020年的智能手機市場下滑,智能手機方向的攝像頭需求並不會減少,且增長程度可以足夠彌補因新冠肺炎帶來的損失”。 此外,他們還提及了智能手機攝像頭像素的極限問題,“本來搭載一個攝像頭就可以獲得較高的像素,但是令人遺憾的是,如今在智能手機可搭載的形狀因素(Form Factor)中,20M像素已經是極限。這裏説的並不是半導體設計的極限,而是鏡頭(Lens)的極限,如果像素的大小超過鏡頭的聚光範圍,即使進一步提高像素,也無法適當地開啓和關閉光的投射,因此,不得不搭載兩個、三個甚至更多個攝像頭”。 智能手機方向圖像傳感器的像素在不斷提高,如三星研發了108M像素的圖像傳感器—“Samsung ISOCELL Bright HMX”,正在推進供貨。但是,OMDIA方面認為:“如果是單位達億的圖像傳感器的話,STMicroelectronics以及一些日系廠家已經在數年前開始研發用於衞星用途的產品,遠遠早於三星,且技術更勝一籌,即使是三星的產品,也只是’噱頭’,實際並沒有什麼需求”。 三、預計搭載ToF的智能手機將會大幅度增長 在智能手機的功能中,另一個令人期待的是“ToF 傳感”功能的增長。已經有多家智能手機廠家發佈了搭載“ToF 傳感”功能的手機,此外,近期、發佈的“iPhone 12 Pro”也搭載此功能。OMDIA表示,2019年智能手機方向的“ToF 傳感器”出貨數量達13億9,500萬個,2020年雖然會因新冠肺炎而減速,而2020年-2030年期間,預計CAGR會達到5.3%。另外,在普通照相機方向的圖像傳感器中,索尼位居首位,且與TOP2拉開了很大距離;而在ToF傳感器方面,STMicroelectronics、ams是兩家最大的香港神州集運。李根秀先生表示:“不過,與照相機用途方向相比,手機用途的技術門檻更低,因此有很多中國廠家在不斷加入,未來市場佔比還會再發生變化”。 四、車載領域持續增長、年度增長率近20% 如上所述,在圖像傳感器市場中,手機方向佔了八成左右,起決定性作用,從增長率來看,又是另一番景象!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汽車、工業設備、無人機三個領域,OMDIA表示,2020年-2030年期間的CAGR分別為19.6%、21.6%、14.0%,增長極其迅速。 各種用途方向的圖像傳感器的增長率。(圖片出自:OMDIA) 車載領域增長的主要原因在於ADAS(高級駕駛輔助系統,Advanced Driving Assistance System)的發展。如今,普及率最高的是後視攝像頭(Rear View Camera),據説這是基於美國的“KT法(Kids and Transportation Safety Act)”要求的。就ADAS攝像頭而言,成本是最大的“瓶頸”,與“後視攝像頭(Rear View Camera)”相比,普及率還較低,但在無人駕駛L2上已經實現了量產,且在2020年4月份日本的L3已經全面啓動,因此市場開始活躍化。各家汽車廠家正在加速研發以投入新產品。 據預測, 2020年新冠肺炎雖然會導致市場低迷,而2030年車載方向的圖像傳感器會從2019年的9,400萬個增至5億2,500萬個。從一輛汽車的攝像頭搭載率來看(攝像頭數量/汽車輛數),2019年為79.7%,2026年將會擴大至195.2%! 此外,在車載攝像頭方面,以“後視攝像頭(Rear View Camera)”為中心,安森美半導體(ON Semiconductor)和豪威科技(OmniVision)兩家公司佔有較高份額,如上所述,就ADAS攝像頭的研發而言,“在技術上佔有優勢的索尼的受關注程度較高”。此外,索尼曾經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不從事與人類生命相關的產品”,自2014年發佈車載圖像傳感器以來,把車載圖像傳感器定位為一大業務並開始推進研發,索尼於2020年公佈稱:開始量產800萬像素級別的車載圖像傳感器。且應用實績穩步推移,如已經被豐田最新款ADAS“Toyota Safety Sense 2.0”採用,此外,索尼在2020年1月的CES上公佈了自主研發的電動汽車試做版—-“VISION-S”,進一步提高了自身的存在感。 在車載領域,索尼雖然處於後起之秀,但OMDIA卻認為:“索尼以創造了圖像傳感器市場而感到自豪,在車載領域,也儘快與博世在德國的高速公路(Autobahn)上對搭載了800萬像素圖像傳感器的無人駕駛汽車進行了驗證試驗,可以説索尼表現了極大的自信!索尼應該是希望通過運用自身的產品獲得TOP1的地位,在不久的將來,索尼應該會研發出令汽車廠家、Tier1大吃一驚的技術!” 就工業設備而言,據預測,在機器視覺(Machine Vision,即電子設備、食品外觀檢查等設備)方面的應用未來還會繼續加速發展。OMDIA表示,2020年-2030年期間的CAGR高達21.6%,而2019年的工業圖像傳感器的出貨數量為910萬個,規模不及車載用途的十分之一,2030年的預測值為6,700萬個。但是,OMDIA認為:“也許這個預測不是那麼樂觀”,“從以往的市場動向來看,很有可能會在以某種模式獲得成功的同時,各行各業以及各廠家會超越隔閡,加大投資。現在還沒有明顯的證據,如果一旦成真,將會獲得突破性的發展”。 在無人機領域,CAGR主要是基於以個人興趣為中心的消費用途(2019年出貨數量的七成以上為個人消費用途),未來活躍的中心會集中在以噴灑農藥為主的第一產業,且監控、點檢、檢查等各種專業性方向的採用也會擴大。據説,圖像傳感器的出貨數量會從2019年的740萬個增至2030年的2,600萬個。OMDIA認為:“到2030年,專業用途方向的圖像傳感器將會增至整體的一半,就數量而言,雖然比不上智能手機,而改變我們的世界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事實,市場肯定會進一步擴大”。 五、市場佔比如何?新冠肺炎的影響如何? 進入2020年,新冠肺炎對迄今為止的市場造成了什麼影響呢?據OMDIA調查,首先新冠肺炎的影響率先體現在2020年第一季度(1月-3月,實績為39億1,700萬美元,約人民幣274.19億元)的圖像傳感器市場上,索尼市佔率為45.1%,三星為25%,豪威科技(OmniVision)為12.3%,安森美為4.1%。在這之前的2019年第四季度(10月-12月市場規模為43億7,800萬美元,約人民幣306.46億元)中,索尼市佔率為54.1%,三星為17.6%,比較下來,索尼下跌了9個百分點,而三星卻上升了7.4的百分點。 就以上狀況,OMDIA認為:“這並不能説明三星在戰略上(或技術上)正在接近索尼”。“本來就存在季節性因素,且存在新冠肺炎的影響,此外還有華為公司的問題,不過可以得出結論—-僅有索尼一家公司的市佔率下滑了”!實際上,新冠肺炎真正的影響是在2020年第二季度(4月-6月),整個圖像傳感器市場規模大幅度下滑至34億1,300萬美元(約人民幣238.91億元),且索尼和三星的銷售額都出現了下跌,而索尼的市佔率上升至48.5%,三星卻下滑至18.8%,雙方再次拉開差距。 主要圖像傳感器廠家的2019年第四季度—2020年第二季度的銷售額推移。(圖片出自:OMDIA) 如上所述,市佔率幾乎沒有大的變化,而當下的市場環境依舊嚴峻。索尼在2020年8月召開的2020年財年第一季度(4月-6月)的財報發佈會上表示,由於大客户的終端產品的銷售下滑以及新冠肺炎的影響導致產品向中、低端轉換,中國客户調整零部件、產品的庫存水平等因素,預計2020財年的銷售額將會出現負增長。為應對當前環境,索尼表示會擴大、分散客户基礎,重新審視設備投資時間點,“業績會在2021年下半年以後再次步入增長軌道”。 2020年9月15日,美國政府的限制對華為出口半導體的禁令開始生效。據報道,有多家廠家已經開始向美國政府提出申請以能夠繼續對華為供貨,不過前景依舊不透明。有一種説法是在索尼的智能手機方向的圖像傳感器中,華為僅佔兩成左右,而OMDIA表示:“圖像傳感器幾乎是客户定製產品,短時間內,很難把原本供給華為的產品轉移給其他客户,這一影響可能會在2020年暴露出來”。 六、“一枝獨秀的索尼”的地位是否會動搖? 雖然當前的狀況還不是很穩定,而李根秀先生認為“當下、未來,一枝獨秀的索尼的地位不會被動搖”。 自CCD圖像傳感器時代以來,索尼就一直引領市場,在CMOS圖像傳感器時代,以“反面照射型”、“積層型”等顛覆業界常識的產品在行業內開展突破性創新,引領業界市場,且業界認為 “高端CIS---CMOS圖像傳感器的技術只有索尼一家才擁有”!此外,自2018年以來的三年間,索尼連續進行了6,500億日元(約人民幣390億元)的大規模設備投資,據預測,在2020財年第二季度末索尼的月產能增至13萬5,000個(以300mm晶圓為基礎)。 與之相對,看看其他競爭對手廠家,排名第二的三星的圖像傳感器生產是從存儲半導體等產品無法使用的、已經摺舊的工廠開始的,雖然在存儲半導體方面積極進行投資,但在圖像傳感器上卻沒有看到大膽的投資。 如果對外銷售有所增加的話,另當別論;三星僅供給自家的智能手機,因此也沒有來自外部的評價。而排名第三的豪威科技(OmniVision),由於將生產委託給TSMC工廠,因此面臨着較高的成本,豪威科技(OmniVision)的營業利潤率僅有一位數。由於豪威科技(OmniVision)的銷售額持續上升,因此保持了盈利,而一旦銷售額下滑,很有可能跌入赤字。

    時間:2020-10-22 關鍵詞: cmos 圖像 攝像頭

  • 佳能宣佈推出三款新型2.5億像素超高分辨率CMOS傳感器

    佳能宣佈推出三款新型2.5億像素超高分辨率CMOS傳感器

    2020年10月19日,數字成像解決方案的領導者佳能美國公司宣佈推出三款新型CMOS(互補金屬氧化物半導體)傳感器:超高分辨率LI8020系列、超高靈敏度LI3030系列和LI7050SAC。 2U250MRXS是一款APS-H畫幅(29.35mm x 18.88mm)CMOS傳感器,提供彩色和黑白兩個版本,二者單個像素大小同為1.5m x 1.5m,分辨率為29.35mm x 18.88mm,約2.5億像素,採用捲簾快門,最高輸出速度為5FPS,在8K和4K模式讀取速度分別可以提升到30FPS、60FPS,彩色版本靈敏度為4,100 e/lx/se,黑白版本數據尚未公佈。 相比早年推出的1.2億像素傳感器120MXS,2U250MRXS像素翻倍,更適合在航空測繪、文件掃描、廣域監控等領域上使用,相信與攝像機、相機無緣,反而有可能在DJI的無人機看到這塊傳感器。 LI3030系列擁有LI3030SAI、LI3030SAM兩款傳感器,前者屬RGB-IR,後者屬黑白傳感器,全畫幅設計,單個像素尺寸達到了19μm,分辨率只有2160×1280,是一款針對天文觀測和工業用傳感器。 LI7050SAC是一款高靈敏度的CMOS傳感器,像素尺寸為4.1μm,分辨率約212萬像素(1936×1096),在HDR模式下能提供20檔高動態範圍,讀取速度為30FPS或60FPS,優化了綠光感光度,適合安防領域使用。 如此高的分辨率,完全可以給工業檢查、影像製作、數字檔案、廣域監視、顯微鏡等各種應用帶來更高的效率,並滿足廣大軍企、工業或民用用户的需求。

    時間:2020-10-22 關鍵詞: cmos 傳感器 佳能

  • 思特威:聚焦高階成像系列CMOS圖像傳感器的首款產品

    思特威:聚焦高階成像系列CMOS圖像傳感器的首款產品

    隨着安防行業邊界的不斷消融,場景的擴展、技術的突破等都在使其發展成為一個多面生態的現代化概念。繼而伴隨着安防視頻系統的不斷革新發展,更高清、場景適應性更強的圖像傳感器日漸成為剛需。 近日,技術領先的CMOS圖像傳感器供應商思特威科技(SmartSens),以客户需求為出發點,重磅推出了聚焦新安防應用的高階成像(AI,AdvancedImaging)系列CMOS圖像傳感器的首款產品——SC200AI。希望為客户帶來更高性能、適應性更廣的高階成像產品,以賦能未來在“新基建”催化下不斷提升的對於安防攝像機成像品質、性能及適用性等多元化需求。 更高清、更優質的成像品質始終是思特威的創新動能,此次發佈的SC200AI採用最新BSI像素工藝技術並搭載思特威一貫優勢的夜視全綵功能,通過採用SFC™結構的最新像素設計結合電路架構和性能上全新的優化,使SC200AI在感度大幅提升的同時保有良好的信噪比及寬動態範圍等性能。 相較於前代產品,靈敏度進一步提升27%,信噪比SNRmax則提升了2.5倍,噪聲的降低使SC200AI擁有更出色的低光照下的圖像清晰度。與此同時SC200AI還擁有更卓越的成像色彩,思特威結合創新設計工藝將紅綠通道串擾(Crosstalk in RtoG)降低了36%,有效減少色偏及黯淡,從而實現真色彩、高清晰。 考慮到大部分安防監控攝像頭都架設在室外,陽光照射加上全天無休的工作狀態使攝像頭通常都在高温下持續工作。因此,SC200AI不僅在成像品質上精益求精,更在高温成像性能上實現了優化,拓展產品的場景適用性。 “此次推出的思特威高階成像系列SC200AI,以最新優化的像素設計及電路架構有效提升成像品質,無論在色彩逼真度還是高温低噪成像兩方面均有出色表現,同時兼具低功耗並支持HDR模式,是我們對之前安防系列產品全面化提升的一個起點。” 思特威科技首席市場官ChrisYiu女士表示:“同時作為我們1/2.8英寸1080P家族的新成員,SC200AI還可以與前代產品實現Pin2Pin的便捷替換。而在新增供應鏈合作伙伴的支持下,思特威進一步優化了供應鏈的穩定性,未來我們還將推出更多不同規格的AI系列產品以滿足客户不斷提升的品質需求,賦能安防高清化產業升級的發展趨勢。” 思特威電子科技有限公司(SmartSensTechnology)是一家從事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產品研發、設計及服務的高新技術企業,2011年創立,總部設立於中國上海,在北京、深圳、杭州、香港、新竹以及美國聖何塞等多個城市設有研發中心與銷售辦公室,網絡遍及全球。 思特威以創新為驅動,專注於為客户提供面向未來和全球領先的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產品。憑藉一支精於創新、覆蓋全球的研發團隊,思特威自主研發出了優秀的夜視全綵技術、獨創領先的DSI技術、StackBSI的全局曝光技術等諸多卓越技術。 自成立以來,思特威一直以客户需求為核心,致力於為客户提供高質量的視頻解決方案。公司產品也不斷成熟並逐步確立了安防領域行業領先地位,產品遍及安防監控、車載影像、機器視覺及消費類電子產品(運動相機、無人機、掃地機器人、智能家用攝像頭)等應用領域。 2017年起,思特威已連續兩年在CIS產品安防領域全球市場佔有率上保持第一,並在機器視覺、人工智能應用等新興領域不斷拓展創新。

    時間:2020-10-22 關鍵詞: cmos 傳感器芯片 思特威

  • OPPO入局智能電視行業

    OPPO入局智能電視行業

    OPPO10月19日在上海召開新品發佈會,推出旗下首款智能電視產品,分別是定位旗艦的S系列和普通的R系列。其中S系列搭載4K量子點屏幕和120HZ刷新率,可以帶來更好的觀影體驗,至於R系列則定位親民,具有非常不錯的性價比。 縱觀現如今的全球智能手機市場,手機業務的天花板已經很明顯,OPPO想要繼續挖掘手機市場的消費潛力,這顯然行不通,尤其是在手機銷量大幅下滑的背景下,OPPO急需拓展賽道來穩固自個的綜合競爭實力。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的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OPPO手機出貨量為2394.9萬台,同比下降19.1%,這也成為OPPO手機史上最糟糕的業績。儘管疫情影響下,OPPO大可安慰自個這是客觀環境所導致,但需要警惕的是,從2018年起,OPPO手機出貨量和市場排名就已經持續走低,影響力也大不如前。 這也就是説,面對手機銷量持續下滑這個困局,OPPO希望藉助推出智能電視危中求變。 一、手機銷量下滑,OPPO緊急拓展電視產品線 智能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加入終端大屏的路上,OPPO顯然並不孤單,前有小米、華為這些好榜樣,因此OPPO跨界電視這着實沒什麼好奇怪,但讓網友們頗感意外的是,為什麼會是電視產業呢?從智能手機的小屏領域,躍升到電視大屏產業,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們究竟有什麼盤算?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就有必要探究下目前智能電視行業的現狀,與其説手機香港神州集運跨界電視是產品線的拓展,還不如説是發掘新的業績增長點。 5G+AIoT的時代風潮下,電視產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是客廳娛樂中心的身份那麼簡單,搖身一變成為智能家居體系中重要的一環,得益於彩電大屏的優勢地位,電視顯然更能成為智能設備控制樞紐以及家庭成員情感交流中心。 當然了,激勵智能手機香港神州集運跨界電視的路上,也少不了小米這個模範先鋒。 我們都知道,小米從2013年開始涉足電視產業,到2019年小米電視驕傲宣佈成為中國第一品牌,小米電視走過了短短六年的時間,無論是電視新人叫板前輩,亦或是跨界者打敗傳統彩電巨頭,這頗有一種熱血沸騰的趕腳。 更重要的是,伴隨着小米“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的正式起航,已然向消費者展示出了電視作為未來智能家居人工智能中心的重要地位。 電視大屏可以聯控家裏的智能設備,設備狀態一屏即可掌控,智能家居生活就這麼來了。用户可以通過客廳智能電視控制燈光、風扇、空調、智能門鈴等設備,電視作為一個交互中心,可以直接控制各種不同的家居設備,這種便利性是其它設備無法比擬的。 如果説手機是移動互聯的入口,那麼毫無疑問電視就是居家智能的入口,表面上看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入局智能電視是跨界風潮的到來,其實質更多是瞄準了智能家居生態體系。而對於手機香港神州集運來説,只要掌握了智能電視這個核心入口,等於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未來智能家居設備生態。 所以,OPPO智能電視一經亮相就打出了IoT生態體系的標籤,但稍顯遺憾的是,OPPO IoT生態體系才剛剛起航。 二、IoT生態體系建設,來得太晚了 萬物互聯的時代,OPPO想要從一家手機香港神州集運轉型成萬物互融的科技公司,這當然沒有錯。此次發佈會上,OPPO也帶來了全新的IoT品牌主張——智美生活,以人性的科技、至美的設計與無縫的體驗,賦予人們温暖自在的生活。 據瞭解,圍繞健康、娛樂、家庭三個場景,此次發佈會上,OPPO帶來了包括OPPO智能電視S1和OPPO智能電視R1,以及聲學旗艦OPPO Enco X真無線降噪耳機、OPPO Find X2英雄聯盟S10限定版、OPPO Watch 英雄聯盟限定版(暗影綠)、ColorOS Watch 1.5等在內的多款新品,試圖通過實現手機、電視、手錶、耳機等產品的互通互融,帶給用户全新的互聯體驗。 而在OPPO的設想中,當感知到手機來電時,智能電視可智能降低音量,不打擾用户的通話;當OPPO Watch監測到用户進入睡眠狀態時,可根據場景智能關閉電視,讓用户睡得更安心;當幾個好友聚在一起時,可同時將四路手機屏幕投屏於智能電視上組團“開黑”;使用手機微信視頻通話時,可切換為電視攝像頭、Mic、音箱、屏幕進行大屏視頻通話等,為用户帶來步入新境的自在智美生活。 儘管從實質意義上來講,OPPO希望帶給用户多終端、跨場景的智慧融合新體驗,IoT戰略佈局也的確在提速,但想要藉助手機、電視、手錶、耳機等產品就打造出一套智能家居生態體系,顯然這還遠遠不夠。 對於手機香港神州集運來説,真正要打造出一套完整的智能家居生態系統,還需要打通各種設備之間的交互。在這一點上,OPPO與跨界前輩顯然有着不少的差距。 根據小米相關數據顯示,目前小米IoT平台已連接2.52億台設備,擁有5台以上設備的用户460萬,小愛同學月活躍用户超過7000萬。我們可以毫不誇張的説,小米IoT平台支持的設備幾乎覆蓋所有物聯網IoT產品。 我們再來説説華為。2019年3月,華為宣佈了“1 + 8 + N”無縫AI生活戰略,這構建起了華為全場景戰略架構的生態藍圖。2020年華為開發者大會上,華為又重磅推出了鴻蒙2.0系統,並高調宣佈汽車以及家電行業已經加入鴻蒙 2.0系統,與國內包括美的、九陽、老闆等香港神州集運達成合作,會發布搭載鴻蒙系統的家電產品。比如,手機碰一碰美的烤箱,就根據菜譜自動設置烤箱參數,手機碰一碰九陽料理機,就能根據自身健康情況推薦菜譜食材! 相較之下,OPPO的IoT生態體系建設到底來得太晚了,就目前的現狀來説,距離萬物融合的智能時代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而在這一點上,OPPO急需通過與更多開發者、家電設備香港神州集運進行合作,豐富自家生態圈所覆蓋到更廣的智能設備之間。 三、野心昭然若揭,但市場留給OPPO的空間很小 儘管作為電視新人,但OPPO還是想通過硬件的提升來搶佔市場的蛋糕,無論是4K量子點屏幕的搭載,或是丹拿音響系統,亦或是懸浮式的底座設計,總體來看,OPPO智能電視在產品用料和設計上都有亮點的出現,這也彰顯了OPPO征戰電視圈的野心。 固然OPPO發力智能電視圈信心滿滿,但遺憾的是,現如今電視行業發展的瓶頸並不在於技術的停滯不前,而在於應用場景容易被其他設備取代,尤其是移動設備。其實説白了,移動設備的便捷性,這就導致了消費者可以隨時隨地可以獲得足夠的內容,無需彩電。當然,在提升用户電視開機率上,也不是沒有香港神州集運做過嘗試,諸如升降式攝像頭,這些原本在智能手機上出現的設計元素,也都出現在了電視上,但説到底,電視本身就不具備不可替代性。 根據奧維雲網發佈的2020年上半年彩電市場總結報告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彩電市場零售量2089萬台,同比下降9.1%;零售額516億元,同比下降22.2%。 一方面,電視行業深陷下行通道;另一方面,電視作為智能家居的控制樞紐,未來可期,留給OPPO這樣的電視新人,既有機遇,又有挑戰。 對此,產經觀察家丁少將表示,OPPO電視整體來説挑戰會比較大,畢竟彩電市場近年來持續萎縮,品牌競爭從以價格競爭為主過渡到價格、技術、生態、渠道等多維能力的綜合競爭為主,高端市場有很高的技術、品牌壁壘,中低端市場則競爭慘烈、無利可圖,留給OPPO的市場空間很小。 另外,家電分析師梁振鵬也指出:“OPPO現在才開始進入電視市場,肯定是非常晚了,很難有突破的機會,智能電視市場已經連續下跌兩三年,連華為這麼強勢的品牌推出的智慧屏都沒激起太大波瀾,對於OPPO來説,在電視市場就更沒什麼機會了。” 儘管OPPO智能電視試圖通過S以及R兩大系列,覆蓋更多的消費人羣,但現實的結果似乎有些尷尬,在小米和華為的搶先佈局下,智能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做電視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消費者也習以為常,這已然失了先機,OPPO智能電視的處境就難免有些進退兩難。 本來就是智能手機市場遭遇寒潮,轉身開始尋求新的業務增長點,然而現實的結果並未朝着預期的方向發展,靠電視硬件很難讓消費者心甘情願掏出荷包,同友商比物聯網(IoT)生態佈局,自個又起步太晚,完全沒有優勢可言,留給OPPO也只能是,我們以跨界者的身份入局了電視產業,追趕了一次潮流。

    時間:2020-10-20 關鍵詞: 電視 oppo 顯示屏

  • TCL華星光電廣州8.5代OLED產線將於2024年量產

    TCL華星光電廣州8.5代OLED產線將於2024年量產

    在大尺寸OLED面板領域,韓國從來都是主導者,並且可以稱之為行業壟斷者。不過伴隨着中國面板香港神州集運的崛起,全球面板產業有望迎來新的格局,有望打破韓國一家獨大的局面。 根據相關報道消息稱,根據《廣州市2020年重點建設預備項目計劃》顯示,深圳市華星光電技術有限公司計劃在2021年在廣州市黃埔區投建印刷及可卷繞顯示研發與生產基地,預計2023年建成投產,將在2024年量產。 目前該項目處於前期報批報建階段,2020年計劃投資300萬元。 據瞭解,目前韓國OLED面板生產主要採用蒸鍍工藝,該工藝會造成材料利用率極低,而發光材料又極其昂貴,因此量產成本居高不下。 同時,在長期使用過程中,OLED 顯示屏也可能會顯現出輕微的視覺變化,若屏幕長時間顯示某個靜止圖像會留下無法消除的殘影,這屬於OLED 圖像殘留和老化的正常現象。 至於TCL則試圖通過印刷式工藝生產OLED面板,因其器件結構更簡單,更具成本優勢,有望實現大批量生產,TCL希望藉此實現彎道超車。 儘管在OLED的路上,TCL來得有些晚,但這並不妨礙TCL指點江山向韓企的壟斷地位發起挑戰,這也充分展示了TCL的野心。 儘管從實質意義上來講,TCL華星光電廣州8.5代OLED產線還處在項目規劃階段,如期量產還需要幾年的時間。 但是在面板市場,包括TCL華星光電等中國企業從來都很認真,從液晶,到OLED,始終是一步一個腳印在往前走,未來可期。

    時間:2020-10-20 關鍵詞: 面板 OLED 華星

  • Cree宣佈徹底告別LED和照明行業

    Cree宣佈徹底告別LED和照明行業

    早前有新聞稱,Cree在2018年開始宣佈轉型高科技半導體領域,並一邊逐漸脱離照明與LED相關業務,一邊持續投資半導體。在今日,Cree宣佈與SMART Global Holdings, Inc.達成最終協議,擬將LED產品事業部(Cree LED)以3億美金出售給SMART。 Cree表示,本次交易進一步明確了公司的戰略定位,Cree將引領從硅到碳化硅的產業轉型,並進一步增強公司的財務狀況。 基於此,Cree將持續投資半導體領域,充分利用涵蓋新能源汽車、5G和工業應用領域在內的增長機會。 Cree LED是業內最強大的品牌之一,產品組合包括高效LED芯片和高性能LED元件。 SMART是專用內存、存儲和高性能運算解決方案的全球領導企業,服務於電子行業超過30年。憑藉SMART多樣化的客户基礎和全球運營能力,Cree LED將能夠繼續為客户提供行業領先的產品。 本次交易還需獲得監管機構的批准,並滿足慣例成交條件,預計2021年第一季完成。交易完成後,SMART將會授權並把Cree LED品牌名稱併入SMART業務組合。 據瞭解,自2018後Cree一方面通過不斷投資擴產建廠來佈局和發展碳化硅和氮化鎵等半導體領域,另一方面逐漸剝離照明和LED相關業務。 2019年3月,Cree宣佈將照明產品業務部Cree Lighting出售給家族企業IDEAL INDUSTRIES,Cree Lighting包括商業應用、工業應用及消費者用LED照明燈具、光源和照明解決方案業務。 2019年5月,Cree Lighting出售交易正式完成,交易税前價約為 3.1 億美金。此次交易所得收益用於加速Wolfspeed(核心功率和射頻業務)的增長,並擴大半導體業務。 本次再出售LED產品事業部標誌着Cree的轉型之旅又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當前,以碳化硅和氮化鎵為代表的化合物半導體市場正在蓬勃發展,Cree此舉將進一步加速碳化硅的應用,表明其致力於成為純粹的全球半導體巨頭的決心。

    時間:2020-10-20 關鍵詞: cree led照明

  • OPPO首款智能電視視聽雙體驗

    OPPO首款智能電視視聽雙體驗

    此前,OPPO已經官宣將於10月19日在上海舉辦“OPPO智美生活發佈會”,將會帶來多款IoT設備,入智能電視、智能手錶等,其中OPPO首款智能電視、OPPO Enco X將會成為本場發佈會亮相的主角。 在OPPO美學基礎下的智能電視將會有着怎麼樣的不同呢? 就目前網上爆料的信息來看,OPPO智能將是將會有多個型號,高端的OPPO智能電視S1系列和終端的OPPO智能電視R1系列,尺寸在55寸或者是65寸。就從這樣來看,感覺OPPO智能電視的價格將會有着比較大的起伏,高端的視聽體驗強但是價格貴,中端的能滿足日常需求且價格也比較實惠,覆蓋人羣還是蠻大的。 除此之外,OPPO之前還暗示OPPO智能電視將會有着4K分辨率和120Hz刷新率的組合,意味着OPPO智能電視將會在清晰度和流暢度兩個方面有着頂級的體驗。而OPPO之前的手機產品就已經有着了120Hz生態,想必在智能電視上也有着強勁的體驗。 網上還爆出OPPO智能電視將會採用全新的懸浮屏設計,在加上超大的屏佔比,整個電視的視覺衝擊力將會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彷彿電視裏的內容將會浮現在眼前一樣逼真。 從網上的曝光圖來看,OPPO智能電視的設計也是非常的極簡,整個電視看上去彷彿就是一塊屏幕,感覺即使放在家裏不看也可以當做一個裝飾品。 不僅如此,OPPO智美生活還在前些天官宣了將會跟世界頂級揚聲器香港神州集運丹拿和杜比合作,這就意味着OPPO電視在外放上將會有着頂級的聽覺體驗,對於一款電視產品來説,除了視覺體驗外,聽覺體驗也是非常的重要。 有了丹拿和杜比的加持後,相信這次OPPO智能電視應該會給用户帶來家庭影院級的體驗。 綜合來看,這次OPPO智美生活發佈會將會給我們用户帶來自家首款智能電視,雖然是首款產品但是頗有一鳴驚人的感覺。 而發佈會上除了智能電視外,還將會有着OPPO全新的真無線耳機OPPO Enco X,在音質、降噪和延遲上都有着全面的提升,同時還有着英雄聯盟限定版的手機和手錶,整個發佈會可謂是產品多多。 此次 OPPO 入局智能電視領域,勢必將憑藉自身在 IoT 方面的積累以及自身在音影技術方面的優勢,為智能電視領域注入新的活力,並帶來全新的衝擊。

    時間:2020-10-19 關鍵詞: oppo 智能電視 視聽

  • 5寸觸摸屏的四個重要參數

    5寸觸摸屏的四個重要參數

    作為當前運用最為廣泛的彩色液晶屏之一,5寸觸摸屏運用包括車載顯示、工業終端、手持終端、數碼、智能家居、智能手機、通訊設備、儀器儀表、醫療等等,應用範圍及其廣闊。 5寸觸摸屏也是分辨率、接口類型終端居多的顯示產品之一,帶大家一起了解一些關於5寸觸摸屏應注意的參數。 1.分辨率的選擇 採購5寸觸摸屏首先關注的就是分辨率,5寸觸摸屏的分辨率眾多,從低分的480*272到1080*1920,所謂是一應俱全,不同的分辨率屏幕佔比不一樣,清晰度也不一樣。 主要根據整機的外形尺寸確定5寸觸摸屏分辨率,5寸觸摸屏有橫屏和豎屏之分,相同的外形尺寸根據行業應用以及成本確認採用什麼分辨率的5寸彩色液晶屏。 2.操作温度的選擇 5寸觸摸屏的操作温度基本沒什麼太大的變化,但是也有一些工業應用有更高的要求,5寸觸摸屏操作温度一般在-20-70℃之間,工控類行業要求-30-80℃也是可以達到的,採用不同的材料。 3.可視角度的選擇 5寸觸摸屏可視角度有6點鐘方向和12點鐘方向以及全視角也是我們俗稱的IPS這幾種,一般選擇可視角度是根據產品的應用,但是小編建議儘量採用全視角的5寸觸摸屏,首先成本相差不大,其次就是IPS5寸彩色液晶屏目前已經是主流了。 4.亮度的選擇 5寸觸摸屏的亮度區間跨度就比較大,從普通亮度200左右一直到高亮1500左右都有涵蓋,5寸觸摸屏亮度的選擇就很簡單,看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使用,户外使用相對來説亮度要求就更高一些。 採購5寸觸摸屏大概注意分辨率、温度、可視角度以及亮度就差不多了,其次還包括接口類型、對比度、面板品牌等。選擇採購5寸觸摸屏廠家也相對來説很重要,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心儀的產品。

    時間:2020-10-19 關鍵詞: 觸摸屏 液晶屏 分辨率

  • 上海藥物所在超高分辨光學成像領域取得進展

    上海藥物所在超高分辨光學成像領域取得進展

    基於單分子定位的超高分辨率顯微成像技術,例如PALM、STORM、directSTORM等已達10 nm左右的光學分辨率。 然而,要獲得超高分辨率圖像,需要較長的採集時間(1-30分鐘),而樣品漂移(通常1 nm/s)會對此產生影響。 目前,加入外源標準參照物(熒光小球、金屬納米顆粒等),引入基於額外近紅外監測軸向焦平面變化的商用漂移校正系統,或使用基於互相關方法的圖像後處理算法等策略,已被應用於樣品漂移校正。 但是,外源物的引入及光漂白效應等導致三維尺度漂移校正的精度不佳。 10月15日,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黃鋭敏團隊在Optics Express上,發表題為Three dimensional drift control at nano-scale in single molecule localization microscopy的研究論文,報道一種利用明場照明模式下細胞內囊泡的衍射信息作為內源參考物來補償樣品三維漂移的新策略。 研究人員通過光路改造,增加一個近紅外CCD用於囊泡位置檢測。 根據其xyz三維位置信息,通過算法對三維壓電陶瓷樣品台進行漂移校正,獲得xy向 上海藥物所公共技術服務中心分子影像技術服務部博士範曉明為論文第一作者,黃鋭敏為論文通訊作者。 參與該研究的有德國於利希研究中心博士Thomas Gensch、教授Georg Büldt,上海藥物所研究生張元亨、祖裏帕力·木沙、張文淵以及上海藥物所神經藥理學研究國際科學家工作站博士Renza Roncarati。 研究工作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新藥創制科技重大專項、中科院的資助以及國家蛋白質科學中心(上海)的技術支持。 (A)實驗光學成像原理圖; (B)A549細胞內囊泡在不同z向深度的明場信息; (C)不引入位移校正和引入位移校正以及在兩種情況下分別加入和不加入互相關圖像後處理算法校正的肌動蛋白微絲的超高分辨率圖像比較

    時間:2020-10-19 關鍵詞: 醫療 顯微成像 單分子

  • 2020年全球圖像傳感器市場分析

    2020年全球圖像傳感器市場分析

    近日,Strategy Analytics手機元件技術研究發佈報告顯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機圖像傳感器市場總收益為63億美元,排名前三供應商在全球智能手機圖像傳感器市場中佔據了近85%的收益份額。其中,索尼以44%的收益份額排名第一,其次是三星和豪威。 在全球市場中,CIS生產商主要有有索尼、三星、豪威、安森美、格科微、海力士、思特威等,國內企業與國外企業並存。其中,索尼、三星、豪威處於領導地位,主要專注於高端市場。索尼以44%的收入份額在智能手機圖像傳感器市場上排名第一,雖然仍是第一,但是與去年同期的50%份額相比有所減少,排名第二的是三星LSI,佔有32%的份額,第三名是豪威,佔有9%的份額。 國內市場方面,低端市場(<16M)中,國產品牌已經優勢明顯。2019年度,格科微憑藉2M、5M以及VGA,QVGA等CIS產品,以近34%的市佔率牢牢佔據國內低端市場出貨量榜首地位。 中端市場(12M-16M)方面,國產豪威強勢增長,佔據榜首。豪威從2019年9月時25%左右的市佔率強勢增長至10月份40%的市場份額,出貨甚至超過了三星,佔據排行榜首位。可以説,在中端市場,國產CIS產品已經具備足夠的競爭力,已經可以同索尼,三星同台競技,甚至已取得部分領先。 高端(≥20M出貨)市場中,索尼的領先地位依然不可動搖,索尼在中國高端CIS市場中仍佔據將近60%的市場份額,一騎絕塵。 Strategy Analytics高級分析師Jeffrey Mathews稱:“智能手機同比出貨量下滑但圖像傳感器同比卻增長,這是由於市場上的智能手機對搭載200萬像素的傳感器和800萬像素的傳感器需求增長,換言之就是多攝的機型進一步普及,進而推動了攝像頭圖像傳感器的需求,而高像素傳感器(如64MP和108MP圖像)的出貨量進一步推動了圖像傳感器市場傳感器在2020年上半年增長。” “圖像傳感器市場受到智能手機中對配置有2MP和8MP像素傳感器的多攝像頭配置的樂觀需求推動,並且高像素傳感器(例如64MP和108MP像素)的出貨量增加也進一步推動了圖像傳感器市場在2020年上半年的增長。此外,由於三星、豪威和海力士的競爭加劇,使得索尼在2020年上半年的市場份額有所下降。” 海力士在東京設立了圖像傳感器實驗室,雖然目前所佔份額很小,但在未來卻被視為一匹黑馬。與韓國政府加強非內存業務的國家政策一致,三星和海力士都在努力通過將一些DRAM生產線改造為圖像傳感器生產線來應對存儲市場的低迷,以繼續保持產能和盈利能力。 2020年9月中旬以來,索尼不得不停止向華為出售圖像傳感器。據估計,該部分的年銷售額可達數千億日元。另一方面,三星在中國的圖像傳感器業務以華為以外的中型智能手機供應商為中心,所以沒有受到禁令的約束,因此未來索尼的份額有可能下降,而三星的份額將來可能會增加。 自智能手機進入全面屏以來,各大品牌最看重的其實是手機拍照,現在的手機動不動就三顆、四顆、五顆攝像頭的往裏塞,結果導致同樣的智能手機出貨量,對應的圖像傳感器需求卻比以往增加兩倍甚至三倍、四倍。這種情況下,索尼成為了最大的贏家。需要説明的是,索尼現在確實是一家獨大,三星+豪威之和都不如索尼。 但受到美國禁令影響,同時三星的強勢進入、豪威和海力士的加入都讓索尼在2020年上半年的整體市場份額出現了下滑。大家有沒有發現現在市場上搭載三星圖像傳感器的手機越來越多,比如:小米10系列,vivo X50Pro+、iQOO 5系列等等。另外目前排名全球第一的小米10至尊版恰恰使用的就是豪威的傳感器。 從現在的情況看,三星的傳感器、豪威的傳感器整體表現並不比索尼的差。只是索尼進入這個市場比較早,並且營銷做得好。大家都認為索尼的傳感器是最強的,在評價一款手機是否拍照好、是否旗艦之時索尼傳感器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目前主流香港神州集運的CMOS方案都在逼近0.7μm的像素極限,CIS製程提升,暫時落後的CIS香港神州集運將來也有逆轉格局的可能。 在智能手機領域,索尼和三星是其中領軍的龍頭香港神州集運,而豪威和海力士等也在迎頭趕上。不論是濾色陣列的改進,還是像素尺寸的縮小,隨着人們對智能手機成像質量要求的提高,CIS市場將迎來一波新的競爭。 豪威科技宣佈推出全球首款大光學格式的1.0微米 6400萬像素圖像傳感器。豪威科技發佈的OV64A 圖像傳感器提供 6400 萬像素分辨率,在同類產品中具有最大的 1.0 微米像素以及 1/1.34 英寸光學格式。其大型光學元件和高分辨率為高端智能手機中的廣角和超廣角主攝像頭提供了良好的弱光性能。 但要論車規CIS市場,安森美的份額仍佔優勢,雖然索尼和三星也在佈局汽車領域,相繼推出了幾款用於自動駕駛的CMOS傳感器。不過自動駕駛未來逐漸普及,或許會迫使他們在這方面加大研發力度。 除此之外,視覺物聯網、安防、工控、AR等領域上的CMOS傳感器也在持續發展,未來的CIS市場勢必會更加精彩。 1、CMOS傳感器的崛起 根據TSR的數據,到2023年,全球圖像傳感器市場預計將從2019年的172億美元增長到270億美元。 據瞭解,索尼於1996年開始生產CMOS圖像傳感器,並於2000年推出了其首個CMOS傳感器(IMX001)。當時,CCD(電荷耦合器件)圖像傳感器被認為優於CMOS(互補金屬氧化物半導體)傳感器,因為它們具有更多的像素和更少的噪點。但是,它們的讀取速度較低,索尼堅信CCD無法支持高清視頻的高分辨率數據。 索尼隨後決定將重點從CCD傳感器轉移到CMOS傳感器。到2009年,索尼發明了背照式CMOS傳感器,其靈敏度是傳統圖像傳感器的兩倍,超出了人眼的能力。索尼一直在不斷創新,在2012年生產出堆疊式CMOS圖像傳感器(通過像素和信號處理部分的分層來產生更高的圖像質量)。在2015年,索尼生產了世界上第一個使用Cu-Cu連接的圖像傳感器,從而實現了更小的封裝,更高的性能和更高的生產效率。 隨着智能手機不斷升級相機模組的數量和功能,以及IoT、AI、ADAS等新技術的帶動,CMOS需求持續上揚。 相比CCD(電荷耦合器件),CMOS更加適應移動設備的需要。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採用了適合大規模生產的標準流程工藝,單位成本低於CCD。CMOS傳感器將圖像採集單元和信號處理單元集成到同一塊基板上,縮小體積的同時保持低功耗和低發熱,非常適合移動設備和各類小型化設備。 在攝像頭模組中,圖像傳感器是靈魂部件,決定着攝像頭的成像品質以及其他組件的結構和規格,在模組中佔據52%的成本。CMOS圖像傳感器(CIS)和CCD(電荷耦合器件)是當前主流的兩種圖像傳感器。其中CCD電荷耦合器件集成在單晶硅材料上,像素信號逐行逐列依此移動並在邊緣出口位置依此放大,CMOS圖像傳感器集成在金屬氧化物半導體材料上,每個像素點均帶有信號放大器,像素信號可以直接掃描導出。CMOS憑藉低成本、設計簡單、尺寸小、功耗低、高集成度等優勢,迅速在民用消費電子市場完成對CCD的替代,目前市場份額已超過99%,而CCD僅在衞星、醫療等專業領域繼續使用。 終端側,尤其是智能手機的需求升級,成為推動CMOS需求上升的主要客觀因素。增加鏡頭有助於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在銷售策略上與競爭產品拉出差距。香港神州集運對相機模組的搭載,尤其是採用200萬到500萬低像素的功能鏡頭來增加產品的鏡頭數量更加積極。在2019年,三攝/四攝手機的比例攀升了許多,中低端手機也通過多顆低像素鏡頭的搭載成為雙攝或三攝手機,加上部分旗艦機嘗試搭載超高像素的相機模組,導致智能手機市場對於CMOS的需求攀升。 新技術、新應用的部署,則為CMOS提供了潛在市場。例如,智能工廠等涉及計算機視覺技術的應用,對CMOS圖像傳感器提出要求。蔡卓卲指出,智慧工廠所需要的光學檢測,可通過多顆相機模組進行影響分析,取代傳統人力,這也是目前不少產線向智能化發展的趨勢。 IoT也是拉動CMOS需求的重要原因。在影像及人臉識別、視頻通話等功能的帶動下,包括IP Cam等需要相機模組的IoT產品需求上升,再加上電視、智能音箱等產品也開始搭載相機模組,也提振了CMOS的需求。 安防則是CMOS圖像傳感器最活躍的市場之一。攝像頭作為視頻監控前端的重要設備,未來數量增長可期,並持續向高端化方向發展。 此外,汽車智能化也是CMOS需求的重要來源。無人駕駛將成為汽車駕駛的最終目標,隨着攝像頭的性能提升和數量增加,對整個產業營收產生了倍增效應。車載攝像頭作為ADAS感知層的關鍵傳感器之一,市場空間將快速提升,直接拉動CMOS市場規模的增長。 2、圖像傳感器的上下游 CMOS圖像傳感器產業鏈主要由上游的芯片設計企業,中游的晶圓代工廠、封裝企業和下游的模組香港神州集運及終端客户組成。CMOS對供應鏈的拉動,在上、下、中游都有體現。 CIS下游市場需求廣泛,從應用領域看,CIS下游主要有手機、汽車、安防、醫療、單反、電腦等領域,其中,手機是CMOS圖像傳感器最大的終端用户市場,2018年手機CIS市場規模達到86億美元,佔比63.89%。可見,智能手機的普及與消費者對手機攝像質量的不斷追求是CIS市場需求背後的主要驅動力。 CIS芯片下游最主要的需求來自手機貢獻,手機應用產值佔到了CIS芯片2017全球產值的67.86%。其次是消費類應用、計算機、汽車及安防應用,分別佔到CIS下游需求的8.10%、9.33%、4.73%及5.65%。 CMOS的需求上漲已經體現在晶圓尤其是8英寸晶圓的供需變化。CMOS的強勁需求是造成8英寸產能吃緊的主要原因之一。8英寸產能主要來自車用、手機以及工業應用,主要產品包括PMIC、電源、顯示驅動IC及CIS等。由於多攝手機、安防、智能音箱等推動CIS需求增加,影響到8英寸的產能規劃,讓半導體產業在8英寸晶圓的供需上面臨新一波的調整。 設計等上游香港神州集運、中游封裝等香港神州集運以及下游模組香港神州集運也將受益於CMOS需求的增長。CMOS芯片設計香港神州集運處於產業鏈的核心環節,其產品方案通過代工方式委託給晶圓代工廠、封裝和測試企業進行芯片的製造、加色、封裝和測試。封裝企業及測試企業和下游的模組香港神州集運市場規模都將因此得到相應的拉動。此外,手機攝像頭對應的產業鏈企業,包括圖像傳感器製造商、模組封裝香港神州集運、鏡頭香港神州集運、馬達供應商、稜鏡、濾光片供應商等,也將隨之增長。 我國與CMOS芯片相關的產業鏈會被其市場增長所帶動,並隨之有相應的增長。例如中芯國際、華虹半導體等集成電路製造香港神州集運,通富微電、華天科技等封裝香港神州集運,以及覆銅板、PCB、模組製造、整機組裝等整個產業鏈上下游供應商,都將有相應的增長。 3、我國企業如何突圍 長期以來,CMOS市場被索尼、三星等日韓香港神州集運主導。IHS Market數據顯示,目前全球CMOS圖像傳感器價值已達120億美元。 由於CIS屬於特殊製程,包括從鏡頭、彩色濾光片、光模組、邏輯元器件與整合封裝,沒有一般的公版開發流程。ARM提供通用的IP可以加速晶圓設計商的開發時間與簡化流程,但CIS技術都是掌握在各自從業者手上,而IDM廠因為在產品開發上自行掌握速度與策略,技術發展上相對比較有優勢,這也是CIS市場份額多半被IDM大廠瓜分的原因。索尼在CMOS領域有多年的研發經驗,持續精進高端技術開發;而三星除了自身半導體豐富的資源與研發實力,自家的終端也為其CIS銷量提供了保障。 面對三星、索尼的強勢表現,我國香港神州集運該如何抓住本輪CMOS需求上漲的契機?CMOS圖像傳感器是技術與資金密集型行業,具備技術與人才、規模與資金、客户認證三個壁壘。國內香港神州集運可以從四個方面發力抓住本輪CMOS上漲契機。 一是從中低端市場領域向高端領域進軍。國內香港神州集運需藉助低端市場的優勢加大研發投入和技術創新,向高端領域進軍,逐漸佔領市場。 二是併購重組,與國外企業合作進行技術升級,提升研發效率。 三是抓住CMOS傳感器應用的細分領域,逐漸進軍更大市場。國內新進香港神州集運可以從細分領域進軍市場,抓住整個產業鏈的某個細分環節,做到細分領域市場領先,再借機發力更廣闊的CMOS市場。 四是加強與國內中小企業合作,得到客户產品認證。可以和國內中小企業的合作作為突破口,對產品質量進行認證和推廣。 要抓住CMOS市場機遇,還要回歸到技術開發與量產能力的提升。國內香港神州集運在設計與晶圓製造仍有進步空間,尤其是面向CIS這種製程技術較為特殊,難以與其他產品實現技術共用的產品。 另外,IC設計業者與晶圓代工廠的合作也是重點,需相互配合做出良好的產品規劃與開發時程,才能持續在CIS後勢看好的情況下創造競爭力。

    時間:2020-10-19 關鍵詞: 索尼 圖像傳感器 攝像頭

  • 全球CMOS現狀,索尼佔高端,國產佔中低端

    全球CMOS現狀,索尼佔高端,國產佔中低端

    手機受歡迎的程度絕對與拍照功能的好壞成正比關係。而智能手機香港神州集運們對CMOS芯片越來越重視。然而在CMOS芯片領域,日韓系香港神州集運佔據壟斷地位,在2020年上半年,CMOS芯片的銷售佔比中索尼佔了44%,三星佔了32%,合計達到了76%,而中國香港神州集運大約在10%左右。 那麼從中國市場來看,CMOS芯片的市場份額又是什麼樣的呢? 首先説説高端市場,所謂的高端CMOS芯片市場,也就是≥20M(像素2000萬)的市場,在這個領域,索尼的地位不可動搖,份額佔比60%左右。 但在中低端市場,也就是<20M的市場,則是國產為王,國產CMOS佔了50%的市場份額。 其中在中端市場,也就是12M-16M市場,國產豪威科技佔了40%的份額,已超過了索尼、三星、SK海力士,排在第一名。 在低端市場,也就是<12M市場,包括2M、5M以及VGA,QVGA等CIS產品,格科微以34%的市佔率佔據出貨量榜首地位,之後再是豪威,佔比25%左右。 豪威科技宣佈推出全球首款大光學格式的1.0微米 6400萬像素圖像傳感器,在同類產品中,性能也是非常領先的,也代表着豪威正式向高端又發起了衝擊。 可見,總體來講國產CMOS從之前的默默無聞,到現在在中低端市場已經有了一席之地,已經證明中國香港神州集運們真的在崛起了。 CMOS要崛起,最終還是在迴歸產品本身,技術、品質等至關重要。

    時間:2020-10-19 關鍵詞: 索尼 cmos 日韓

  • 3D視覺將迎來全面取代2D的拐點

    3D視覺將迎來全面取代2D的拐點

    10月16日,在北京舉行的2020年度人工智能產業峯會上,的盧深視CEO户磊受邀發表《技術落地的試金石,規模與體驗讓3D視覺成為機器標配的眼睛》的主題演講。他表示:由於神經網絡基礎浪潮的來臨,大眾認為經過算法能力的提升和算力的加持,以及更多的數據採集,很快就可以形成人工智能AI的大規模應用,因而計算機視覺技術的發展,曾在2018年出現過一個波峯。 然而在2020年卻又步入了低谷期,是因為在發展過程中大家認識到了,真正成熟的計算機視覺或者機器視覺的應用,需要與行業場景結合,不止是簡單的行業、系統和算法相加,就能夠解決問題。而是需要從數據、傳感到整個系統設計,再到與行業的結合,才能夠形成一個真正落地的完整方案。這個過程與技術的演進,標準規範的建設都有關係。 户磊強調,3D視覺幫助機器實現更好的人機交互,這是人工智能升級迭代的核心動力之一。經過前些年的市場培育,大家對於AI應用或者視覺應用開始有了認知,並養成了一定的用户習慣,開始希望將體驗和效率提升,應用到更多行業,應用到更多場景當中。而這些應用對規模和安全性的要求又提升了一個量級,因此產生並增加了對3D技術的需求。 在3D硬件相對成本較高的時期,還是需要從更強剛需領域切入。隨着應用領域和範圍越來越大,硬件規模越來越大,3D的應用成本也將逐漸降低。當3D硬件成本趨近於2D時,在整個系統、產品中差異就趨近於零,用户就會選擇更優性能,也將迎來3D全面取代2D的拐點。 的盧深視創建於2015年,專注於3D視覺,專攻毫米級三維成像、三維重建、三維測量、空間定位跟蹤、識別、理解,六大核心技術方向。總部位於北京,研發中心和產品中心位於合肥和杭州,並在深圳建有營銷中心,擁有十餘個服務網絡,能夠提供本地化服務。的盧深視始終堅持3D需要軟硬件一體的設計,通過系統的垂直整合以及系統優化的提供,可大規模普及交互距離內的高精準3D感知系統和解決方案。 本次峯會由獵雲網主辦,獵雲資本、企業管家、獵雲財經、鋭視角協辦。峯會以“AI UP!”為主題,聚焦人工智能產業的應用,通過展示多領域多維度人工智能技術和產品以及分享討論AI在不同場景中最新落地應用,展現人工智能產業落地應用的最新成就;並圍繞人工智能產業的“進擊”與“破圈”,探討AI技術如何為產業賦能。 以下為演講分享實錄,獵雲網整理刪改: 我們的盧深視從事的方向更多是做關於人的交互、識別和感知,今天給大家分享一些我們的認知。從Gartner關於計算機視覺技術成熟度曲線的發展和預測,可以看出自技術發展早期,曾出現過一個波峯,即2018年。因為在神經網絡基礎浪潮來臨時,大家認為經過算法能力的提升和算力的加持,以及可以採集到更多數據,很快就可以形成人工智能AI的大規模應用。 然而2020年又出現了一個低谷期,這個過程當中大家認識到了,真正成熟的計算機視覺或者機器視覺的應用,需要與行業場景結合,不止是簡單的行業、系統和算法相加,就能夠解決問題。而是需要從數據傳感到整個系統設計,再到與行業的結合,才能夠形成一個真正落地的完整方案。這個過程與技術的演進,標準規範的建設都有關係。 對於視覺,之前我們所講的圖像視覺,是2D視覺,以人為對象。而以後AI應用更多的是機器視覺,是以機器為對象,為了讓機器能夠更好的感知和理解這個世界。同時利用機器可以24小時無休、快速計算的能力,為人服務解放人,所以機器視覺會是未來很重要的因素。 為了讓機器更好理解這個世界,我們就不會完全受限於原始圖像信息,而是更多的把物理世界當中更豐富的3D信息提取出來,輸送給機器,讓機器更好理解。這也將是升級迭代非常重要的核心動力。 另外,分享一些3D視覺應用的趨勢和方向。首先經過前些年整個市場的培育,大家對於AI一些應用或者視覺的應用開始有了認知,落地實踐中最常見的應用就是人臉識別,經過了初期普及,大眾開始習慣了通過人臉這種比較低配合、無感的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 因此,人們開始希望把體驗和效率提升,應用到更多行業,應用到更多場景當中。比如用身份識別直接支付、直接坐地鐵。 這些應用的規模和整個安全性的要求又提升了一個數量級,比人證核驗的場景需求要求更高,對安全性要求也更高,就開始逐步應用到3D的技術。比如在3D刷臉支付領域當中,我在線下的刷臉支付APP上面通常都會用到3D攝像頭,對於平面的假體有更好的防護能力。 總體來看,因為3D刷臉活體和技術革新,可以帶來更高的安全性。比如在更大數據庫,更大底庫情況下可以實現更精準的識別,同時提升識別的交互體驗,對於刷臉角度有更大的容忍度,包括對於活體檢測,對於偽裝有更好防護能力。在更大數據庫、更大規模、更高安全性普及性應用當中,3D相關的人臉識別技術將會成為主流。 同時,獲得3D信息,一定會帶來成本,在感知階段就要獲取3D數據,就需要擁有3D硬件,或者獲取3D數據的能力。不過隨着應用規模的提升,成本就會逐漸下降。我們認為在3D硬件相對成本比較高的時期,還是需要從更強剛需領域切入,隨着應用領域和範圍越來越大,硬件規模越來越大,就會逐步降低成本。等3D硬件成本趨近於2D時,在整個系統、產品中差異就趨近於零,用户就會選擇更優性能,也將迎來全面取代2D的拐點。我們認為現在成本已經非常接近,預計明年或者後年就會迎來拐點。 3D整個視覺的應用肯定從一些領域開始,逐步延伸,需要一個過程。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作為技術公司,需要與行業市場結合,並且在結合過程中逐步完成技術的升級和產品的迭代,最終形成不斷演進的能力。 而公司自身的整個技術研發體系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的思路是,從市場需求出發,將技術規劃分成兩部分,一個是實現技術領先性的規劃,另外一個是支撐產品落地的規劃,通過新技術的預研和產品驗證,再加上產品研發的瀑布式迭代方式,形成可規模量產的產品。我們與高校和科學家團隊都有非常緊密的合作。同時,底層有我們三維視覺工程化平台進行支撐。 我們將三維視覺工程化平台分成四部分,第一是光學、另外一部分是算法,我們認為光學和算法是密不可分的,我們有原型驗證和可靠性驗證的設備。另外機械和電氣,也是要做完整的應用產品和解決方案,所必不可少的。光學、算法、機械和電器共同形成一個產品的迭代和技術發展。 最後三維視覺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上游最前面是光學的起點,不管是結構光,還是各種各樣光學器件,中間會有整個模組裝配環節,我們從成像系統設計開始,再上層光學的相機系統加上3D算法形成一個完整3D軟硬一體的模組,提供完整的算法能力,再嵌入到產品當中,去支撐下游的客户或者合作伙伴,形成完整的行業解決方案。 我們認為3D視覺發展到現在,光學系統和算法系統的緊密結合,或者一個交互的一體設計是最終能夠落地應用,能更快速在產業當中賦能最重要的思路,兩者之間是沒辦法分開的。 對於3D視覺的應用,將來還會在哪些方面產生更多的可能的變革,我們想法相對謹慎。主要是做場景重建、重建之後的結構化和數據化,也可以做醫療影像,或者做一些物體,我們整個標的是人。 我們的理念一直是人的智能,希望最終可以實現從輕配合到無配合,實現機器跟人的交互變得像人與人一樣自然。我們探究的是人如何去認識人、跟人交互。首先想要識別身份,然後對人的行為想法進行預測,並且不斷沿着這個路徑進行演進。從整個技術架構來講,我們以“人”為標的物,我們最終希望能夠做到對於人,對於物理世界中一個3D存在的身份、行為、軌跡的精細數字化的認知。 技術演進路徑上與一般的圖象識別不同的是,3D有數據、有算法,同時有傳感。從數據角度需要海量實戰的3D數據採集和標註,要求能夠建立3D數據庫和相關的標準。在算法層面,包括人臉識別、表情識別、動作捕捉、體貌,從傳感器側面,需要更好地通過低成本的硬件去實現3D原始數據的獲取。 最終通過結構光的方式,包括雙目,我們希望能夠在遠距離下得到3D更高的感知精度,以覆蓋更大場景,在各種各樣光照條件下都能獲得3D數據,且能獲取到更高分辨率的數據,更能做到更小更低成本,最後都將更好地應用和服務於行業。

    時間:2020-10-19 關鍵詞: 計算機 機器 3d視覺

首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尾頁
發佈文章